在线访谈
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访谈 >> 正文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谈如何解决脱贫领域突出问题
作者: 来源:中国政府网 发布时间:2018-03-20 16:47:15 点击数:

    如何巩固过去五年取得的脱贫成果,防止返贫?扶贫领域有哪些突出问题?深度贫困地区咋脱贫?电商扶贫、产业扶贫等扶贫探索效果如何?两会期间,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做客新华网、中国政府网《部长之声》,回应社会关切。

主持人:过去五年,中国累计减少贫困人口6853万人,平均每年减贫超过1300万人,脱贫攻坚取得巨大成果。请问如何巩固脱贫成果,防止返贫?

刘永富:脱贫不容易,防止返贫也不容易。巩固脱贫成果,防止返贫,第一,要脱真贫,真脱贫,他有收入的渠道,通过自己的劳动,而不是别人替他干出来的,不是送钱送出来的,这个很重要。

第二,脱贫以后,我们的政策不能立马就取消。在脱贫攻坚期内所有的扶贫政策都不能变,要扶上马,送一程。

第三,要发展特色优势产业,保证他有持续稳定的收入来源,这是脱贫的长远之策。要把这个抓好,不能操之过急。

第四,要有一些继续关注贫困的措施。比如,培育贫困村的创业致富带头人、领路人继续带领已经脱贫的和没有脱贫的群众继续发展生产,增加收入。



主持人:今年是脱贫攻坚作风建设年,目前扶贫领域主要有哪些典型问题?对此,扶贫办有何针对性措施?

刘永富: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已把2018年作为脱贫攻坚作风建设年,从六个方面开展治理。要用一年时间解决突出问题,把作风建设贯彻到整个脱贫攻坚的全过程。

从前期掌握的情况来看,目前扶贫领域作风不实的问题还是不少的。比如,不落实的问题,责任不落实、政策不落实、工作不落实不到位。也做了,但是做得不够好、不到位。还有不精准,还有一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弄虚作假,数字脱贫,更有一些动扶贫的奶酪,吃扶贫资金的唐僧肉,打扶贫资金的歪主意,搞挤占挪用,贪污,搞蝇贪,优亲厚友等,这些都是我们要治理的重点。

按照中央纪委和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的方案,我们要对这些作风问题进行一个全面、系统的治理。加强资金管理,加强制度建设,堵塞漏洞,实施严格的考核评估等。也有一些硬性要求,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明确规定,除了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督查巡查考核评估外,国务院各个部门,包括国务院扶贫办也不能自行地搞一些检查、评估、专项考核等增加地方和基层负担的工作。

除了建档立卡的数据以外,要求任何部门、任何单位不得以任何理由要求村级填表报数。你下去搞调研、搞考核,你自己去采集,不能加重地方的负担。这些方面问题基本上找到了,措施也基本提出来了,关键是下一步抓好落实,见到实效。


主持人:四川凉山的“悬崖村”事件,反映了我国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急与难。今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的关键一年,请问扶贫办对于深度贫困地区的扶贫工作有什么新部署新政策?

刘永富:“悬崖村”事件给了我们两点启示:第一,要坚持问题导向,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第二,要坚持精准扶贫的方略。要因村、因户、因人施策,扶到点上、扶到根上。“悬崖村”的产业,其他的方面,条件都不错,它缺的就是路,就是上去的这个路,我们就应该修这个路,这是给我们的启示。

对于深度贫困地区,国务院扶贫办按照中央的部署和要求,主要是做这么几件事情:

一是把深度贫困地区精准找出来。这项工作目前已基本完成。中央重点关注支持“三区三州”( “三区”是指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省藏区;“三州”是指甘肃的临夏州、四川的凉山州和云南的怒江州)。要求每个省区都要明确自己的深度贫困地区,各地区共确定了334个深度贫困县,这些深度贫困县现在平均贫困发生率11%,比全国的平均3.1%高了许多。

二是制定实施的方案。找出来了,这个地方都有一些什么办法,什么路子来脱贫。把中央的政策、地方的资源和当地的人力统筹起来搞一个实施方案,能做什么,怎么做。这项工作目前也基本完成。

三是要加强指导。深度贫困地区找出来了,又有了方案,怎么把它落实到位。督促它、检查它,交流好的做法和经验。

四是要跟踪、督查和监控。要求各地对深度贫困地区进行跟踪监测,防止到时候完不成脱贫任务。


主持人:精准扶贫需要因地制宜,精准施策。近年来,各地探索出一些扶贫模式如电商扶贫、产业扶贫等。请问这些扶贫探索的成效如何?

刘永富:各地都进行了一些探索,有一些成功的经验,有一些失败的教训,有些还在继续探索之中。比如,甘肃陇南的电商,陇南是甘肃交通最不发达的地方,交通不方便,老百姓生产的农产品变不成商品,兑现不了收入。在国家省里的帮助下,市里面从2015年开始做电商。当年人均增收430块钱,2016年继续做,人均增收620块钱,2017年人均增收650块钱。几十万贫困人口平均下来人均增收这么多,这是很不容易的。

这在贫困地区来说,小生产如何联系大市场,他们还是探索总结了经验。特别是贫困群众能够参与到先进互联网技术、新的业态是很不容易的。以前都是能人、企业家做这个事情,现在基层的党组织和政府通过能人的带动,把贫困人口组织起来,让他们能够享受技术进步带来的红利,他们的思想观念得到很大转变,市场意识得到加强,品牌意识也有了,所以说不光是增加了收入,更主要的是转变了观念,提升了能力。

产业扶贫各地探索的经验更多了,像村级光伏电站、旅游扶贫,景区带动贫困村,能人带动贫困户。村级光伏电站把电站收入作为集体收益,通过设置公益岗位让贫困人口干活,看护老人小孩、看病号、护林、护路,做这些公益的事情,大家都能得到好处。

还有培育新的产业,云南怒江的草果,一种调味品,给贫困人口带来不少好处。我们今年去看的时候,一个贫困村61户,有7户收入在10万以上,有20多户收入在5万以上,经过十来年的努力,现在已经进入丰产期,大家靠这个就可以脱贫了。

再比如,贵州一种野生的植物刺梨富含维生素,是很好的保健食品,还可以做化妆品。前几年贵州有些地方把它优化、改良,在攻坚战打响以后,作为一个重要的扶贫产业来推进。

总结地方经验还有一个事情我觉得很好。当地的能人创办企业,吸引出去打工的返乡人士回来创业,这两类人在贫困地区搞扶贫车间,搞来料加工,使贫困人口在家门口灵活就业,既照顾家庭又能参加劳动,增加收入,老百姓很高兴。扶贫车间里妇女为主,六十岁以上的人也不少,最高的有七八十岁的。干多少算多少,收入少的三五百,多的一两千。全国搞了两万多个扶贫车间,也带动了30多万人到这里面来打工。这些经验还是很多的,需要我们总结、宣传、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