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沿革
当前位置:首页 >> 田阳概况 >> 历史沿革 >> 正文
我采访的老兵
作者: 来源:陆翠琳 发布时间:2017-06-29 10:32:20 点击数:

 

我所采访的老兵
陆翠琳
 我一直想寻找机会做一些有关抗战老兵的新闻报道。很庆幸,在建军节前夕,我终于有机会认识了一位老兵,并且倾听了他的故事,迫不及待想要将这一切记录下来。
他叫覃文来,男,1921年出生于田阳县五村乡大巴村布块屯,国民革命军空军特战小组,后归编八路军8264部队,先后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955年复原后回乡任教。
当得知覃老的事迹后,我们决定去探访一下这位老兵,不巧的是老人正在县医院住院,我们决定不打扰老人,择期再做采访。没想到覃老的家人来电,一听到我们电视台记者要来采访,赶紧拔了针,赶回到家,激动的穿起正装同我们见面,一定要接受我们的采访。覃老的家人说,老人等这一刻,等了多时。
老人身穿军绿色的印有“抗战老兵,民族脊梁”的马甲,一米七几的身材,看上去身子骨相对硬朗。一见面,老人便起身激动的握着我的手要跟我交谈。
“当年我刚16岁,在百色读高中,那个时候广西以李宗仁为主的号召知识青年参加机械化(军事学校),学校准备抵御日本鬼侵略,”老人骄傲的说。
虽然老人记忆力和听力严重衰退,但我们还是从他断断续续的讲述中还原了他一生中最艰苦也最绚烂的岁月。1937年卢沟桥事件爆发,就读于湖南机械化军校的覃文来被选送到美国深造,回国后加入夜袭飞行特战小组。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抗战环境难以想象的艰苦。
在抗战中,覃文来和战友们每天都在经历生与死的考验,他和战友们定下了一个公约,就是碰到危险的时候相互扶持,坚决不当俘虏。据覃老回忆有一次最危险的是敌人的炸药飞了过来,烧到了他的身体差点断了气,当时部队卫生员认为自己断了气准备埋掉,后来是自己一起战斗的战友一直努力拼命的帮自己处理伤口,才得以生还。
“生死关键啊,你没有人在旁边就是死,自己不会动了,逃都逃不掉,我自己认为那是最危险的那个事,闭眼就去了,当时救我的战友这个人,现在也不在了。”覃文来有些哽咽。
战场上,目睹身边的战友受伤牺牲也是常事。当我们记者问起具体的情况的时候,覃老一再哽咽,考虑到覃老年事已高,耳朵也有些背了。我们不再继续追问。但是从他布满深深岁月印迹的脸上,仍可见他当年叱咤战场的英气。
“两条路,第一冲,活,第二死,真的啊。这个苦说不完咯,这眼泪是流啊,受苦受难得厉害,我想了想,就是我很庆幸的,经过这么多,我身上现在有一颗子弹还没拿出来.”覃文来说的这颗子弹便是在一场行动中不幸中弹的,在前两年老人身体不适去医院拍片后家人才发现这个秘密。
戎马倥惚中,有着老人太多难以忘记的青春和战斗记忆。九十几年来,年轻的覃文来在战争里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考验,除了收获战友情也收获了血色浪漫的爱情。
讲述中,老人把自己这些年积压箱底当年的书信拿了出来,那是一段历史的见证。在抗美援朝时期,覃老与一位女翻译官刘棕琦相识到相恋,后来经历文化大革命,这对战地恋人迫于各种压力分开了。那些年的书信以及那份甜蜜和酸楚是老人永远沉积在心底的秘密。
1945年抗战胜利,覃文来的空军部队被该编后,安排到了八路军8264部队任军事助教,一直跟着部队培训工作至1950年全国解放又志愿参加抗美援朝彭德怀3040部队高炮营三连。
1955年,归国复员转业的覃文来回到了自己的家乡,用自己全部的积蓄,靠自己的双手建立起了达巴村小学。在教育战线上,他一直以给学生们宣传爱国主义教育,为学生讲述当年抗战的事。
“我当了36年教师,教孩子要怎样爱国,保卫祖国,有了祖国才有了一切,没有祖国我们就当帝国主义侵略者奴隶了,所以要好好学习啊。 ”覃文来回忆说。
大巴村布块屯村支书覃荣万 便是覃老当年的学生,据他介绍,覃老在学校经常给他们讲他去当兵抗战的故事。勇敢,拼搏的精神是他最大的体会。
上战父子兵,1979 年自卫反击战中,覃文来毅然决然的把大儿子送到了前线,不幸的是大儿子在那场战争中身负重伤导致双目失明。
在跟大儿子覃荣军谈及是否埋怨父亲送他去前线导致失明的时候,大儿子很将定的说“怎么怪啊,勇敢上前线保卫祖国,保卫家乡。这是祖国需要我就勇敢的报名上去。我爸爸从小就教我要勇敢,像打仗这样。”
在采访中我们发现,覃文来给儿子取的名字都跟抗美援朝时期有关联,大儿子荣军,次子荣师(夭折),三子荣华、四字荣凯,五子荣歌,六子荣声,这些名字都寓意着老人期盼抗美援朝的百万大军雄狮凯旋归来的心愿。
四儿子覃荣歌激动的说:在社会上,只要你努力,什么困难都可以扛过去,他这么一直这么教导我们。
如今的覃老依旧以他那份精神,影响、教育着子女和学生,教育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们。现在,覃老每天在家里与老伴以及子女聊天,有时候看看电视报纸,在这个四代同堂的家里安享晚年。每当有客人来,老人总要穿上笔挺的军装,打开相册翻看一张张老照片,不时陷入沉思,仿佛又回到了战争的岁月。
采访后,我和我的同事们在探讨这条新闻是否可以播出的时候引起了争议,一方面作为新闻人,我们需要掌握足够大量的证据去证明这段历史让这条新闻更具有说服力。而另一方面,采访当中感性的我几次被触动。在这一次的采访中,我们只能够通过仅存的勋章,书信以及老人的讲述去解读历史重温历史。我们仍然需要用足够的证明去考证。然则,像覃文来这样的抗战老兵还有很多,他们因为历史原因,很多勋章被收缴,他们的历史没有被登记在册,不被承认抗战的历史。
这又不得不让我联想到了今年清明节,在我的家乡,靖西县烈士陵园,有很多穿着军装的老兵前来的祭奠自己的战友,在每个抗战老兵的心里,老兵不怕死,就怕被遗忘、被误解。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抗战老兵,给老兵关怀,这是给老兵们最好的安慰。我们也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寻找老兵,关爱老兵,尊重老兵,让我们向老兵致敬!
(图1为老兵覃文来接受记者采访)  
(图2为覃文来年轻时候相片)
(图3为抗战老兵覃文来当年的书信以及仅存的几枚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