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沿革
当前位置:首页 >> 田阳概况 >> 历史沿革 >> 正文
二都暴动纪念碑
作者:肖惠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6-29 10:32:19 点击数:

 

为纪念二都暴动,田阳县人民政府于2012年1月新建“二都暴动”革命烈士纪念碑,以缅怀革命先烈的英灵。“二都暴动”革命烈士纪念碑建在新民村烈士陵园内,该烈士陵园位于百育镇新民村花茶屯大榕树北坡上,于2004年4月由新民村民委组织群众筹资兴建,占地面积3.2亩,葬有新民籍31名在土地革命时期牺牲的红七军和赤卫军烈士,共投资4.1万元,由新民村民委管理。新民村花茶屯是当年右江农民赤卫军诞生地、“二都暴动”策源地,邓小平1930年曾经亲临指导革命。二都暴动纪念碑总占地面积约600㎡,碑高12.35㎡,剪力墙结构,总投资人民币75.81万元。
1927年8月8日(农历7月11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奉议县农民运动的开拓者黄治峰组织领导并打响了“二都暴动”,同时也打响了右江沿岸农民武装斗争的第一枪,“二都暴动”震撼了国民党广西省统治当局,鼓舞了农民运动。
二都,是现在田阳百育镇和田东仑圩一带旧时的惯称。当时是奉议县(今田阳县)行政区域的第四区。1927年,中国大地风云变幻,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人士;桂系军阀与蒋介石遥相呼应,在广西大举“清党”,向各县政府机关发出“实行严查共党机关,悉数解散,并分别逮捕共党分子”的训令;在各地搜捕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进行血腥屠杀。国内政治局势迅速逆转,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人士被捕。奉议县县长曾伯龙接到国民党广西当局指令后,立即密令仑圩乡六大土豪黄锦升、黄曹山、黄子贞、黄静山、黄子亮、黄石狮抓住过中元节(农历7月14日)的时机,突然袭击捕杀县农协会领导人和各乡骨干,并公开扬言要踏平奉议县农民运动的根据地——花茶屯,将革命人士一网打尽,形势非常严峻。刚刚上任的右江农民自卫军第二路军总指挥、奉议县农协会主任黄治峰闻讯后,立即向余少杰汇报,讨论开展武装斗争的有关事宜。在余少杰的指导下,黄治峰紧急召集潘宪甫、覃常耀、罗有穆、李汉生、岑世勋、罗华甫、李恒珍、潘湘城、李化、李果、岑厥安、李恒芳等同志,于1927年8月7日(农历7月初10),在花茶庙堂举行奉议县第二次农运骨干会议。余少杰在会上作了重要指示,指出对反动政府不能抱有幻想,当前的革命只有靠我们枪杆子同敌人作针锋相对的斗争,才能打倒反动阶级,才能鼓舞人民的斗志,才能建立和巩固我们的革命根据地。到会同志认真地分析形势,一致认为土豪劣绅勾结反动官僚,横行乡里,鱼肉百性,无恶不作,如不清除,革命将受威胁,人民将受其害。
大家认为,只有“先下手为强”,来个“擒贼先擒王”才能打击土豪劣绅和反动官僚的嚣张气焰,于是决定在8月8日中元节前的仑圩圩日,趁土豪黄锦升、黄曹山、黄子贞、黄静山、黄子亮、黄石狮等在仑圩聚赌之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接着,大家研究了暴动的具体行动方案;根据圩日人多拥挤,土豪携枪又会武功,但白天戒备不严的情况,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在仑圩完成擒贼任务,这路要选择身强力壮和会点拳术的农军,携带手枪、匕首,装扮赌客,以五人擒一人,号角一响,即一起动手。这路农军由李汉生、罗汉忠负责指挥。另一路调集大部分农军在那立屯扎营待命,等待抓到土豪后,即围攻土豪劣绅的老窝──韦宁屯,这路农军由黄治峰指挥。  
当晚,几十名身强力壮的农军吃完晚饭后,在李汉生率领下,摸黑沿着崎岖的山道,悄悄地潜入仑圩,隐蔽在仑圩学堂和岑厥安、李恒芳家中。  
次日,即8月8日上午,仑圩附近乡村群众陆续来赶街,圩场十分热闹。黄锦升一伙斜挂驳壳枪,大摇大摆地进入赌场。他们如狼似虎,不少群众害怕而纷纷避让,免得惹是生非。我十多名农军身藏短枪、匕首,假扮赌客,混入黄家兄弟开设的两个赌场。黄锦升见来了赌客,不由暗自高兴叫嚷:“兄弟,来玩一玩吧!”顺着叫声,农军黄嘉章领着黄寿、潘瑞征、冼老五和李治平在黄锦升的赌摊赌了起来。  
中午,赌场的人越来越多,里三层,外三层,把赌摊围得水泄不通。狡猾的黄锦升好象心里有点恐惧,质疑地问身旁的随从:“今天怎么一下子来这么多人?”随从随声笑道:“节日的最后一圩,哪个不想捞点油水;无钱的也凑个热闹。”于是黄锦升毫无顾忌地继续开他的赌摊。  
农军的一切准备妥当后,李汉生在楼上见机行事,吹响牛角号。在赌场伏击的农军立即掏出手枪、匕首,象猛虎般地扑向土豪。农军黄嘉章眼明手快,行动敏捷,一把就卸下黄锦升的驳壳枪,李治平和另外三个农军一齐动手,把黄锦升按倒在地。黄锦升凭借他掌握的一点拳术企图垂死挣扎,拼命反抗。但农军战士使了十二分力气抓住黄锦升不放。这时李治平便用匕首在黄锦升脸上捅,只听见“哎哟”一声,肥猪似的瘫软在地上,束手就擒。在另一赌场上的土豪黄子贞、黄静山也被农军五花大绑,动弹不得。土豪随从的团丁见到这情况,面如土色,魂不附体,顾不了主子,各自逃命。与此同时,潜伏在日新高小学校的农军冲向圩场,封锁各个路口,顿时,整个圩场大乱。李汉生站在高桌上高声喊道:“乡亲们!不要惊慌,我们是为民除害,来抓土豪的,现在已抓住了……”还高呼口号:“打倒土豪劣绅!”慌乱的人群,回头一看是农军李汉生,前边还押着三个土豪,便镇静下来了。农军不费一枪一弹,干净利落地抓获了土豪黄锦升、黄子贞、黄静山,缴获了驳壳枪、左轮枪、曲尺枪各一支,子弹百余发。土豪黄曹山、黄子亮、黄石狮三人因还未到圩场,漏网了。  
下午时分黄治峰率领农军围攻韦宁屯。土豪黄曹山事得到讯息,已带着他的家属逃走了。农军进入韦宁屯,砸毁炮楼,没收黄锦升、黄曹山、黄子贞、黄静山家的浮财分给劳苦群众。
1927年8月9日,黄治峰在甫圩学校操场召开甫圩、仑圩、百育三乡群众公审大会,公审黄锦升等三人,应贫苦农民的强烈要求枪毙黄锦升,以命偿命,当场枪决了罪大恶极的黄锦升,为民除了一害。
“二都暴动”震惊了广西统治当局,省政府宣布“田南(今田阳、田东一带)不要二都”,命令曾伯龙解散奉议县各乡农协会办事处,悬赏1000元捉拿黄治峰。8月21日,曾伯龙亲自上阵,伙同黄曹山率领近千军警民团血洗花茶屯,火烧革命根据地总部花茶庙堂。
“二都暴动”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一是右江人民反对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打响的第一枪,给桂系新军阀屠杀政策以有力回击,震惊反动当局;二是为右江沿岸各县武装斗争树立了一面旗帜。在这次武装暴动的影响下,右江沿岸的武装斗争风起云涌,先后发生了镇结、思林、果德县农军攻打县城,举行武装暴动;三是锻炼和培养了党和干部,为以后百色起义、建立红七军、苏维埃政权奠定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四是教育群众,只有通过武装斗争,才能取得我们自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