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沿革
当前位置:首页 >> 田阳概况 >> 历史沿革 >> 正文
右江农民运动领袖黄治峰
作者:廖仕勇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6-29 10:32:20 点击数:

 

黄治峰,又名黄经世、黄军、黄卓等。18918月出生在奉议县甫圩乡篆虞村(今田阳县百育镇新民村篆虞屯)一个壮族农民家里。兄弟姐妹六人,他排行最小,十一岁上私塾。十四岁升入田州维新两等小学堂高级班就读,1909年以优异成绩考取泗镇色中学堂。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学校里的进步师生都在探索反封建争民主自由的路子。黄治峰与志同道合的同学秘密传阅进步书刊,接受新思想的熏陶。毕业前夕,富于正义感的十二位同学秘密结义同盟,立下了“……成则天下重,败则鬼神泣”的豪迈誓言。当时,官僚出身的反动校长杭汝的所作所为引起同学们极大的不满,在黄治峰倡仪下,发起了驱赶杭汝的活动,杭汝一发觉,立即报请县官派警兵前来围捕。黄治峰得到消息后连夜越墙离校,免于一难。

黄治峰时刻牢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句名言。他在志大小学任教时,面对袁世凯废除民国,复辟帝制,深感教书难以改变不平等的社会现实,于是毅然投笔从戎。1917年改名为黄军,考入广西陆军速成学校,毕业后到广西陆军模范营任职。是年,黄治峰所在的部队编入湘粤桂总司令部警卫队,投入反袁护国战争。他姐夫潘弼臣为他的生命和前途担忧,写信劝他离队回乡,并附诗一首:金风吹送过乡关,江浪滔滔恨往还;坎地折鞭空洒泪,何日三箭定天山。他在湖南行军途中给姐夫回信,附诗一首:男儿立志出乡关,报答国家哪肯还;埋骨岂须桑梓地,人生到处有青山。充分表达了他从戎报国义无反顾的坚定意志。后来,桂军由长沙败退湘南,罢兵议和,“护法运动”宣告流产。他无比愤慨,对此加以抨击。军阀头目则以“扰乱军心,图谋不轨”的罪名将他革职。19182月,他又改名黄卓,只身赴粤考察,并在广州医学院专修科学习,结业后任湖南陵零镇守使野战医院卫生队上尉队长。1920年,野战医院解体,他返回家乡。黄治峰报国之心不减,19226月,又到广西自治军第十司令部任少校参谋。

在几年的戎马生涯中,黄治峰看透了现实社会的各种丑恶现象,从而激起了对旧制度的深恶痛绝。1923年他放弃军官职务,再度回到家乡,从事农民运动工作,这是他一生中重要的转折点。他在篆虞兴办“业余学校”,把失学青年组织起来。他和进步人士黄希堂担任义务教员,向学生讲解三民主义,灌输民主思想。因此,县公署当局惊呼业余学校“赤化了”,立即下令解散。然而,具有爱国爱民思想,不畏强暴,敢于斗争的黄治峰,并没有为此而动摇自己的信念。接着以壮族特有的饮鸡血酒方式,组织同盟会。潘宪甫、黄述明、李正儒,岑厥安、潘湘城等有理想、有文化的青年都踊跃加入。黄治峰领着会员们在花茶庙堂“砍香”宣誓:要生死与共,奋斗到底;要与民共甘苦,不图享乐;要见义勇为,不怕杀头。在他的带领下,同盟会员和青年学生分赴本县各乡和毗邻的恩隆等县宣传反帝反封建的道理。他引用历史上农民起义的生动事故,启发农民觉悟。还用“一根筷子易折,一束筷子牢固”这类浅显的道理来比喻,鼓励大家团结起来。在他的大力宣传下,农民心中燃起了革命的烈火,要求反对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的呼声越来越高。

19246月,黄治峰探知奉议县知事黄炽秋和县团防总局周贷宗,要带两班县警到甫圩摊粮派款,敲诈勒索,决定给予狠狠打击。正当这些官老爷在那梨村威逼农民交出40000斤稻谷时,他闯进现场,指着黄炽秋的鼻尖吼道:“官逼民反!粮食一粒不交,你有何奈!”黄炽秋非常恼火,向县警下达命令:“快给我捆!”黄治峰把县警一个个踢开,数以百计的农民手持锄头、扁担、木棒赶来,把这帮坏家伙团团围住,黄炽秋面如土色,磕头求饶。事后,黄治峰发动甫圩、仑圩、百育一带的农民联名控告黄炽秋的罪行。广西省政府见黄炽秋丑行败露,被迫下令将他撤职查办。

192511月,为了寻找革命真理,黄治峰从家里步行到东兰参加韦拔群举办的东兰县第一届农讲所学习。在农讲所,黄治峰认识到中国革命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取得胜利,才能改变中国贫穷落后的面貌。只把农民组织起来进行斗争还不够,必须有马列主义来指导,必须培养一批农民运动骨干分子。黄治峰决心按东兰农讲所的办法,计划回奉议县后举办农讲所。19261月,黄治峰学习结业返回奉议。

为了培养农运骨干,1926年春,黄治峰在田州镇维新街30号开办农民运动讲习所,亲自担任所长,潘宪甫、罗有穆任讲师,学员60多人。农讲所开设课程与东兰县基本一样,学习时间为三个月。同年3月省农民部委派黄治峰为农运名誉委员。4月,奉议县各乡农民协会联合办事处成立,黄治峰为主任。不久,中共党员余少杰奉命来到右江地区指导革命工作,黄治峰经常向余少杰请示汇报工作,研究如何开展农民运动。奉议县的农民运动得到迅速发展,农民协会遍及25个乡,会员1842人,能够领导和号召的农民近2万人。

192727,奉议县农民协会在甫圩乡花茶庙堂成立。大会讨论制定“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废除苛捐杂税,打倒军阀,驱逐帝国主义出中国”的革命纲领。会上,黄治峰当选为主任委员。同月,奉议县农民自卫军成立,下设三个大队,共有200多人,黄治峰任总指挥。

接任奉议县知事曾伯龙上任不久,即勾结奉议县第四区(即二都区)团防局局长黄锦升和大土豪黄曹山等人,狼狈为奸,借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范石生部代购军粮之机,强行摊派,压低价格,大肆贪污。时值青黄不接,农民叫苦不迭。黄治峰和潘宪甫进县衙门向曾伯龙提出:“一、无力交粮的农民全部豁免;二、贪污的粮款如数退还农民。”曾伯龙不但不听黄治峰代表农民发出的呼声,反而打了黄治峰一耳光。黄治峰以牙还牙,也踢了曾伯龙一脚。黄治峰与潘宪甫回甫圩后,继续开展反对曾伯龙的斗争。

4月,黄治峰带领农协会员、农民群众1000多人,到平马镇示威游行并向范石生请愿。范见农民来势凶猛,生怕事态扩大,遂答应把曾伯龙贪污粮款一事电告省政府。4月下旬,黄治峰、潘宪甫、潘湘城、岑厥安到南宁向省政府控告曾伯龙,向政府官员通电,组织奉议旅邕革命青年社,散发《警告奉属同胞书》传单,揭露曾伯龙的罪行,请求社会各团体支援,并得到社会各团体声援。当时“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已经发生,广西正在实行“清党”,省反动当局又得到曾伯龙的贿赂,便以“共党活动分子图谋不轨”的罪名要逮捕黄治峰等人,幸得在省机要室工作的好友暗中帮助,他们才得逃出虎口。19287月,国民党军第十五军副军长黄旭初到田南道巡视,连续收到控告曾伯龙的信件,为夺民众,得民心,黄旭初被迫下令逮捕曾伯龙并押南宁监禁,1930年押回田州处决。

19277月上旬,余少杰在花茶庙堂召开田南道农军领导人会议,会议决定把农军整编为右江农民自卫军第一、二、三路军,奉议、恩隆农军为第二路军,总指挥由黄治峰担任。

87,余少杰、黄治峰等花茶庙堂召开奉议县第二次农民运动骨干会议,决定于88严惩黄锦升等六大土豪,斩断曾伯龙的黑爪牙,举行武装暴动。那天是仑圩圩日,人群熙熙攘攘,黄锦升等人按惯例前来赌博。当牛角号一响,预先埋伏的农军,象猛虎般地冲向赌摊,黄锦升、黄子贞、黄静山(另3名土豪不到场)连人带枪被抓获。次日,在甫圩小学操场召开公审大会,枪决了罪大恶极的土豪黄锦升。二都武装暴动宣告成功。

821,敌人为了抢回被农军扣押的两名土豪,为黄锦升报仇,集中1000余军警民团进攻花茶村,黄治峰指挥农军占领制高点打击敌人,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并命令农军将两名土豪杀掉,然后转入七里山区,敌人怕农军在路上埋伏,不敢追击。

二都暴动震惊了广西省当局,912,广西省政府发出通缉令,将黄治峰等捉拿归案。1212,广西省政府训令县长曾伯龙悬赏通缉黄治峰,赏给大洋1000元。黄治峰说:“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

曾伯龙、桂军营长李天实伙同黄曹山率军警扑向花茶和篆虞村。黄治峰机警地掩护群众转移,指挥农军打击来犯之敌。由于兵力众寡悬殊,黄治峰沉着地指挥农军撤出,敌军尾随不舍。在战斗中,黄治峰胞兄黄吉兴、县农协委员潘仲谋、农民潘仲元被捕(后在百色被敌人杀害),农军在村背后山林里同敌人激战,敌人虽然人多武器好,但不熟悉地形,被农军打得晕头转向。大家高兴地说:“有治峰哥在,不管‘龙’来‘虎’来,都让他们尝一尝农军的铁拳,知道农军的厉害。”

192810月,黄治峰由严敏介绍在花茶庙堂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月,任中共奉议县支部委员。

192910月,邓小平(当时称邓斌)、张云逸从南宁率广西警备第四大队挺进右江,当军械船到达平马镇时,黄治峰率领奉议县农军和农会会员数百人参加欢迎大会,会后用45匹马运回320支步枪和子弹120箱。

1028,黄治峰率领农军300多人,配合第四大队向反动的广西警备第三大队发起突然袭击,在平马镇围歼该敌驻军后,又连夜率农军回田州配合第四大队围歼该敌驻军,为百色起义扫除了障碍。

111,黄治峰和潘湘城、韦仲惠等又率近千名农军,在第四大队迫击炮连配合下,连夜包围大土豪黄曹山的据点。这个据点有坚固的岗楼、围墙,过去农军几次围攻都没有成功。经过五天五夜的围攻,反动团丁被迫缴械投降,黄曹山通过暗道向外逃命。农军从土豪家中搜出几大箩光洋、东毫、铜仙,一部分作军费,一部分分给贫苦农民。

1211,百色起义胜利举行,黄治峰所领导的农军一部分编入红七军第二纵队第三营,由他任营长,并任中共右江特委委员。19302月初,红七军主力挺进黔桂边打游击,右江苏区组建赤卫军指挥部,任命黄治峰为总指挥,同时任奉议县苏维埃政府主席。

黄治峰根据敌人在田州防守兵力较少的情况,即于417日早上率领赤卫军袭击田州,消灭了一部分民团,缴获枪械100支,子弹3000多发和一批军用物资。

6月底,红七军回师右江,收复奉议县城,725,黄治峰以苏维埃政府主席的名誉,连续颁发了《目前工作任务》的通令和关于捍卫红色政权的通告。并组织了运输队、交通队、侦察队、宣传队和慰劳队,还组织农运骨干力量到篆虞村搞土地革命试点。在分配土地中不搞以权谋私,他分得土地是全乡最低一级,每份田产仅600斤,而其他富农、中农、贫农和雇农每份分到800斤。8月,根据红七军前委指示,右江赤卫军编为红七军第四纵队,黄治峰任第四纵队队长。

红军准备北上,黄治峰回到家里提取放在他家的红七军经费——黄金1.825公斤,光洋17箱。这些经费原来是由他堂兄黄经正保管的。黄经正考虑到他这次远离家乡,家中有5个小孩,生活会遇到许多困难,劝他留一些钱。他婉言解释道:“这是红七军军饷,一个铜板也不能动,部队要远征,军费开支更大,家里再困难,也不能增加部队的负担。”还对爱人罗氏说:“不是我心狠,丢下你们不管,我出去干革命,是为千千万万穷苦人,为子孙后代都能过上好日子。”并对黄经正说:“钱物一分一厘都不能留给家里,留下一支步枪给你们吧!你们使用它,和地主豪绅、白军民团作斗争,保卫革命胜利的果实。”于是,他只给侄儿黄耀祖(赤卫队员)留下一支步枪和20多发子弹,并勉励侄儿紧握枪杆,坚持革命斗争。

1930106,红七军从田州出发,黄治峰率第四纵队随部队远征北上。118,红七军在河池整编,第四纵队被编入第二十师,黄治峰任该师副师长。1110,红七军从河池出发,随后转战于桂、湘、粤边境。 19312月,部队抢渡乐昌河时,被敌人切断,邓小平、李明瑞指挥的五十五团通过了,张云逸、龚鹤村率领的五十八团和军直机关部分人员被迫撤回,经过几天艰苦的行军,到达上游渡口。河面一只船也没有,黄治峰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千方百计找来一只木船,并身先士卒摇橹摆渡,摆脱了敌人的追击。黄治峰随红七军行军7000多里,辗转桂、黔、湘、粤、赣五省,进行120多场战斗,722,红七军在江西于都县桥头镇与红三军团胜利会师。黄治峰到达江西中央苏区以后,参加了中央红军粉碎国民党蒋介石发动的第三次“围剿”战斗。

黄治峰平易近人,生活简朴,严守纪律,关心同志。有一次红军在行军途中,宣传员谢扶民生病,昏倒在路旁,当时任军部参谋处长的黄治峰,把马拉到谢扶民前面,谢扶民推辞不骑,黄治峰连声催促:“快上马吧,都是阶级兄弟,用不着客气。”一次,部队进到湘桂边的一个瑶寨,因为缺乏粮食无法开伙,炊事员向黄治峰请示,说在一个瑶胞家里有一缸大米,但主人不在,是否可以拿来。黄治峰说:“主人不在家,东西不能随便动,特别是粮食,在少数民族地区,执行纪律更要严格。”

1932年秋,党中央为了加强右江革命工作的领导,决定派久经考验、大智大勇的指挥员黄治峰重返右江工作。部队为他召开欢送大会,张云逸为他饯行。黄治峰在返回广西途中不幸被敌人杀害,光荣牺牲,时年仅41岁。

黄治峰是一位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员,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壮族人民的优秀儿子,是右江地区农民运动的开创者之一,参加了百色起义。历任右江赤卫军总指挥、奉议县苏维埃政府主席、中共奉议县委书记、中国红军第七军第四纵队队长、第二十师副师长等。他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特别是右江地区各族人民能过上好日子,献出了宝贵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