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沿革
当前位置:首页 >> 田阳概况 >> 历史沿革 >> 正文
不忘抗战历史 弘扬抗战精神
作者:吴秋云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6-29 10:32:20 点击数: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来临之际,现将田阳人民参加抗日救亡活动的历史资料供大家参阅,希望大家“不忘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

 

田阳人民的抗日救亡活动

    抗战期间,田阳人民与全国人民一道,为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挽救国家和中华民族的危亡,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粮出粮,参军参战,全力支援前线,为抗战胜利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同时,遭受日军飞机的轰炸,安置难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参军参战和支援前线

 

一、参军参战和人员伤亡

(一)参军参战

抗日战争前,根据广西政府当局颁布的《兵役法广西施行条例》,广西实行兵役制,田阳县每年征兵一次,每次征兵100200人。抗日战争期间,每年征兵人数有所增加,政府为了完成征兵任务,采取强制手段,实行抽签制,按每户壮丁人数(男1845岁)抽签,五丁抽三、三丁抽二、二丁抽一、独丁缓征(必须交缓征粮130斤)。分甲、乙级,1835岁壮丁参加甲级抽签,征服常备兵役(即现役);36岁至45岁壮丁参加乙级抽签,服预备役。1937年至1944年,田阳县的男性人口都在6万人以上,仅按1/10的比例来计算18岁至35岁男性人口达6000人以上,再按7%比例计算,每年征兵人数400人左右,8年间全县征兵总数至少达3000人左右。这些被征集的兵员,绝大部分被调往前线抗战。

1937年底,中共田阳县支部在南部山区组织了600多人的抗日武装队伍,19381月,武装队伍编为2个营6个连,编入国民革命军第五路军第一预备军,往前线抗日,途中队伍被编散,分别赴安徽、湖北、湖南、江西、广东、上海、江苏等地抗击日本侵略者。

(二)抗日将士前线阵亡情况

抗战期间,国民政府的征兵和中共田阳党支部组织的抗日武装队伍,大部分在前线阵亡、受伤或失踪,只有少数人幸存下来,抗战胜利后回到家乡。根据抗战后国民政府调查统计,田阳县抗日阵亡将士有姓名的125人,其中上尉营副1人、上尉连长1人、上尉1人、中尉连副1人、中尉1人、少尉连副1人、少尉排长5人以及士兵114人。[注:联合勤务总司令部抚恤处纂订,《中华民国忠烈将士姓名录》193712月初编]。由于战争的特殊性,和调查统计手段技术的欠缺,造成统计的严重缺漏,部分阵亡将士无法确认统计,田阳籍阵亡将士应多于125人,不少阵亡将士的名字和身份无法查找。同时,前线受伤人数按死亡人数11计算,田阳在抗日前线受伤的将士也在125人以上。

二、征调民工支援前线

抗战期间,为了支援抗日前线,政府征调田阳民工7.6万多人,参加修筑公路、机场、运输军粮、运输军用品、运输军用物资,破坏公路等。被征调民工不畏艰难,不辞辛劳,为后方交通建设和保障前线供给做出自己的贡献。同时,由于饥饿、疾病、劳累及事故等原因,被抽调的民工有的负伤,有的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但因没有史料记,征调民工伤亡数据难以计数,如按征调民工总数的2%计算,田阳县征调民工伤亡人数达1500多人以上。由此可见,征调民工给田阳人民造成人口伤亡和人力、物力、财力巨大损失,给田阳人民带来沉重的负担。

一是参加河田公路建设。193810月,日军占领武汉、广州,切断平汉、粤汉运输线,国际援华物资无法由越南经南宁运往前线,广西省政府开辟新的运输线路,修建河岳公路,该路由河田(南丹县东河镇至田阳县田州镇)、田平(田州至平马)和平岳(平马至靖西县岳圩)三段公路连成,河田公路田阳路段67.2里。在修建公路过程中,征调公路沿线各县民工参加公路建设,当时征调田阳、万冈、东兰、河池等各县民工共95000多人,其中万冈至田州路段征调民工38000人。田阳也征调民工参加河田公路建设,具体人数因没有史料记载而无法认定,估计至少有几千人。被征调民工不计劳动报酬,只有很少的伙食费,但他们没有怨言,仍然以爱国主义精神投入到修路中,他们奋不顾身,劈山开路,吃住在野外,有的受伤,有的献出自已的生命。 1941年,河田公路建成通车,各种抗战物资沿河田公路源源不断运往前线,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战争。据《广西年鉴》记载,1937年至1945年,田阳征调修筑公路民工5980人,其中1937年征调3052人,19452928人。[注:广西省政府统计处编印,《广西年鉴》第三回上册第657-659页,1948年出版。]

二是参加百色机场建设。为了保障抗日前线与西南和缅甸的交通线,广西省政府决定在百色兴建一个飞机场。1938215,百色机场开始兴建。参加建设百色机场的民工有百色、田阳、田东、德保、靖西、东兰、凤山等县民工数千名。1938年至1945年田阳共征调民工4946人参加飞机场建设,其中1938年征调1550人,1945征调年3396人。[注:广西省政府统计处编印,《广西年鉴》第三回上册第659-661页,1948年出版。]由于当时施工设备落后,民工以人力手工作业为主,劳动强度非常大,为了赶工期民工每天劳动达12小时以上,加上广西省政府给的补贴其少,医疗条件差,出现了民工饿死、病死、累死和因事故死亡等,死亡民工家属没有获得任何补偿。1938年,在建设百色飞机场过程中,民工死亡约1000人,死亡率为1.43%,田阳县民工死亡人数因没有资料记载而无法统计。1944年百色机场被日军炸毁,为了满足抗日作战的需要,1945年广西省政府下令征调民工修复百色机场,田阳征调民工3396人参加修复百色机场,完成机场修复任务。亡计工作昼夜极

三是参加运送抗战物资。193911月,日军占领南宁后,退驻百色一带抗日军队的粮食、食盐发生短缺,急需西南后方支援。当时,西南的抗战物资大部分由河池运到田阳,再由田阳运送桂西、桂南各地。1940年到1945年,田阳征调28343人参加运输军粮,其中1937243人,1938335人,1939253人,1940320人,19411182人,19422830人,19434297人,194412068人,19456815人。[注:广西省政府统计处编印,《广西年鉴》第三回上册第669-672页,1948年出版。]同时还征调24944人组成的运输队参加运送军用品。其中193752人,193862人,193918人,194072人,194130人,194240人,19436人,19442706人,194521958人。[注:广西省政府统计处编印,《广西年鉴》第三回上册第666-668页,1948年出版。]征调4045人参加运送公物,其中193713人,193814人,193920人,19438人,19442990人,19451000人。[注:广西省政府统计处编印,《广西年鉴》第三回上册第675-677页,1948年出版]

四是参加破坏公路。194411月,日军第二次入侵广西。广西省政府下令,破坏交通设施,阻止日军西进。田阳组织征调民工7882人参加破坏公路,[注:广西省政府统计处编印,《广西年鉴》第三回上册,1948年出版,第663-665页。]阻止日军向广西西部进军。

三、救济难民

193911月,日军发动桂南战争,狂轰滥炸南宁市及邻近几个县。南宁市及周边县的群众纷纷向右江上游疏散,躲避日军飞机空袭。几千名难民涌入田阳境内,分别住在那坡、田州镇的街道、圩市和各乡村。中共南宁特支、三自中学和广西医学院疏散到田阳,广西医学院一部分师生住在县城那坡镇,另一部分住在田州镇隆平村牌楼屯。国民政府军队医院、后方留守部队也搬迁到田阳,分散住在各乡村。据《田阳县志》记载:“民二十八年桂南发生战事。右江下游各县义民纷集本县那坡、田州两镇及各圩市乡村。后方伤兵医院,后方留守部队机关又纷设县内,各部队分驻各圩市乡村,加以敌机不时侵扰,四月至九月被炸最惨。社会复杂,秩序大受影响,盗劫案件时有发生。” [注:《田阳县志》,1948年手抄本,田阳档案馆档案卷宗号68-1-58]为了救济难民,县政府设立赈济委员会,负责办理难民抢救、疏散、收容给养、运送、配置、生产、医疗卫生、空袭救济等,同时发动全县人民捐资献物,救济难民。1940年,田阳县赈济会获捐款国币492元,积极筹备救济准备金,1941年至1943年,田阳县救济准备金达国币31235元。由于难民的不断增多,救济难民的工作量大,1941年田阳县赈济会职员人数达10 人,当年广西省政府拨给救济难民专款国币5973元,其中给养费5654元,疏散费319元,县赈济委员会按每名难民每天发给国币二角。《田阳县志》记载:“计由南宁各地迁来难民数千,由县济委员会奉省款每名按日发给国币二角,以资救济……”。[注:《田阳县志》,1948年手抄本,田阳档案馆档案卷宗号68-1-58]

19449月,日军第二次入侵广西,11月占领了桂林、柳州、南宁至镇南关一线及梧州到南宁的郁江沿线70多个市县。广西省政府迁到百色,大批党政军官员及其家属涌入百色。随后,部队医院,桂林、柳州、梧州、南宁等地大批难民疏散到田阳,难民人数比1939年还要多,处境更为悲惨。《田阳县志》记载:“三十三年十一月,桂南战争复发,下游难民又复涌至县属。益以伤兵部队拥挤,社会又呈复杂,敌机轰炸频频,秩序扰攘,无异二十九年时,[注:《田阳县志》,1948年手抄本,田阳档案馆档案卷宗号68-1-58]部队医院和难民住在那坡、田州一带乡村,在大街小巷和乡村道路上,有不少扶老携幼、寻亲找友、日求一餐、夜求一宿的难民。全县各族人民及时向难民伸出援助之手,想方设法救济难民,尽量给难民提供吃住等,使难民渡过难关。同时,县政府还组织军需用品,供应驻军部队。第二次桂南战争结束后,1945年难民陆续返乡,驻军部队离开田阳。

 

日军轰炸田阳的暴行

 

抗战时期,田阳县是通往云南、贵州和出往越南的主要通道,而且县内大资本家黄恒栈、何庚辛与桂系头目关系密切,又是抗战时期桂系军队后方物资供应基地和兵员补充基地。1939年冬,河田公路全线开通后,国际援华物资从越南、滇桂边运到百色、再往田阳转运到万冈、东兰、金城江送往前线。日军为了切断抗日物资运往前线,削弱中国的抗战能力,以加速入侵西南的进程,因此,县城那坡及周边的田州、百育、那满等乡镇成了日军进行空袭破坏的重要目标。

1940年,日本侵略军先后派飞机8次轰炸田阳,投下16枚以上炸弹(含燃烧弹1枚)炸死群众30人以上,炸伤2人以上,炸毁民房25座(含民房里所有财物),学校教室1间,电船台站房子1座,汽车1辆,渔船2艘,炸死耕牛5头。由于日军飞机经常飞到田阳上空侵扰,为了躲避日军飞机的轰炸,白天群众准备好一些食物就到山上躲避,整天人心惶惶,晚上才回家,严重破坏了广大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1940425,日军飞机9架轰炸那坡镇,投弹1枚以上,炸中新兴街。当时,右江下游疏散上来大多聚集在那坡镇新兴街的难民,因来不及躲避,多人被炸死炸伤,那坡镇本地人没有伤亡。被炸死的人有的头、手被炸飞到房顶,有的人头被炸断挂在树上,肠子也挂在树上,在街上也有断手、断脚被炸现场惨不忍睹。

1940426,日军飞机9架到那满上空进行侦察。427日军飞机4架轰炸那满镇三同街、自强村,投放燃烧弹1枚,炸弹2枚,那天正是三同街圩日,赶圩的人很多。轰炸过后,街道两旁25座民房及房内粮食、衣服、棉被、家具、家禽等全部被烧毁,25人被炸死,被炸伤人员无法统计。

1940427,日军飞机再次轰炸那坡镇,投弹1枚以上,炸中那坡镇二码(南宁至百色水路重要中转站),炸毁电船台站房子1座、电船1艘,住在小船上的家三口全被炸死,其他伤亡人数无从统计,都是外来的难民。

19404月(具体时间不祥),日军飞机5架飞轰炸田州镇那塘村塘茶屯,投放炸弹3枚并用机枪扫射,炸中村边的竹林和木棉树边的空地,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19404月(具体时间不祥),塘茶屯被轰炸两三天后,日军飞机6架轰炸田州镇那塘村那坚屯,投下炸弹2枚并用机枪扫射,炸中村边的田州河,扫射河边的树林,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19406月(具体时间不祥),日军飞机又轰炸田州镇,对田州小学(今县工商银行住地)投弹轰炸并机枪扫射,炸烂教室一角,使学校师生整日在惶恐中教学,居住在学校附近的居民韦秀清被弹片击中左眼致瞎,身心一生受到伤害。

1940年(具体时间不祥),日军飞机轰炸田州镇三雷村,投下炸弹4枚并进行机枪扫射,炸中河口屯渡口、岩桑山脚等地,炸毁汽车1辆,打死司机1人,炸死射死耕牛5头。

1940年(具体时间不祥),日军飞机轰炸百育乡濑觉屯,投放炸弹1枚,炸中河边的空地,当时在附近的村民遭受惊吓患精神病1人,没有人员死亡和财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