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沿革
当前位置:首页 >> 田阳概况 >> 历史沿革 >> 正文
中共田阳党支部的建立与活动情况
作者:廖仕勇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6-29 10:32:20 点击数:

 

中共田阳县党支部是19369月在百林村敢怀洞成立的,敢怀洞距田阳县城40公里,距洞靖乡政府9公里,洞口坐落在洞靖乡百林村林下屯与坡洪镇兴达村叫架屯接壤处的龙老山山腰,海拔约807米,洞内长约25、宽约20,平均高度约8,洞内面积约1000平方米。洞口坐东向西,背靠大石山,山底下是一片开阔地,洞口竹林遮掩,十分有利于革命活动。

1936年夏,右江下游革命委员会派中共党员韦桂荣、黄彪、黄国楠等到田阳县古眉乡的驮命屯和洞靖乡的百林、淋楞村活动,他们以访亲问友的名义,走村串户,培养骨干,发展党员。先后吸收了许光、农开胜等6人入党,同年9月,中共田阳支部在百林村百林屯的敢怀洞成立,由许光担任支部书记,负责领导田阳全县革命工作。并多次在敢杯洞召开支部会,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19372月,中共桂西区特委将右江上游中心县委改为东兰中心县委,并组建那马中心县委和天(天保)向(向都)田(田东)中心县委。中共田阳支部受天向田中心县委领导。根据局势的发展和桂西区特委的指示,党支部把壮大党组织,组织赤色游击武装,迎接伟大的抗日战争和夺取中国革命胜利作为它的基本任务,开展有声有色的革命活动。中共田阳支部的建立,标志着田阳这块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土地又一次播下党的种子,打破了国民党“围剿”、“清乡”所造成的白色恐怖,使万马齐喑的沉寂局面重现了生机。

193777,卢沟桥事变后,全国性的抗日战争爆发。中共田阳支部在上级党组织领导下,根据新形势的需要,在南部山区开展了抗日救亡宣传活动,组织建立抗日武装队伍。九一八事变后,中华民族和日本帝国主义矛盾逐渐上升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中共中央随着矛盾的转化逐步把国内战争转变为抗日民族战争,并确定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战略方针。193612日,中央和南方临时委员会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指示精神,由广西省工委传达到右江地区。右江地区各级党组织随即转变战略方针,把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进行抗日救国放在第一位,大力发展党组织,将右江上下游革命委员会改为桂西区抗日救国分会筹备会,所有的赤色游击队改为抗日义勇军。为此,中共田阳支部把发展党员,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动员各党派、各界、各阶层起来共同抗日作为工作的中心。在这期间,党支部的一切活动围绕三个方面进行。

(一)发展党员,壮大党组织。党支部在执行党中央新策略中,加强自身建设,建立键全工作制度,定期每月召开三到四次会议,研究和讨论党的工作。19376月,党支部在洞靖乡敢怀岩洞召开一次支部会,中心议题是检查工作计划实施情况,研究分工培养对象。会议决定由农开胜、黄光生到甫利、驮命(今洞靖乡百林村)两村工作;要求他们切实抓紧培养积极分子工作,对条件具备的骨干要及时提交支部讨论,履行入党手续。经过支部党员深入村屯与穷苦农民广交朋友,把青年发动起来,组织抗日救国会,从中发展中坚分子5人入党,壮大党的组织。

(二)开展抗日救国宣传,组织抗日武装队伍。卢沟桥事变后,全国全面抗战开始。为了适应新形势的需要,党支部抓紧了抗日的宣传、组织、发动工作。8月,党支部连续召开三次会议,讨论扩大抗日救亡宣传和与土豪作斗争等问题,决定把宣传组织工作扩展到百色县的中华乡和与古眉乡临近的波洪、五村、雷圩、保宁等几个乡,派李春荣回百色,覃红少回保宁乡,农开胜赴波洪、雷圩、五村等乡,谭玉山回洞靖乡雪平村一带,许光继续在百林、淋楞、扁村,分别进行更广泛深入的抗日宣传组织活动。宣传组织活动多种多样:有的通过当地有名望、有势力的人物召集青年聚会,介绍抗日形势,宣传党的统一抗战形势;有的通过秘密串联,以壮族特有的风俗习惯组织青年喝血酒,宣誓加入抗日救国会等抗日组织;有的打着抗日义勇军的旗号,号召青年参加党所领导的抗日武装队伍。山区的青年长期被国民党征兵所逼而流浪在外,东躲西藏,有家不敢回,对当兵非常厌恶。但经过宣传发动,得知义勇军是打日本鬼子,挽救国家和民族危亡的队伍后都拥跃报名参加。经过几个月的宣传发动,南部山区几个乡的部分青年认识到抗日救国是自己的神圣职责,积极做好准备,随时奔赴抗日前线,在这些青年中,约有600人参加了义勇军,其中有的自己带枪来参加,有的变卖家产买枪投到队伍中来。这是党支部的宣传组织工作取得的最大成果。

(三)开展统战工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共同抗日。党支部在开展抗日宣传活动中,注意做社会上层人物的思想工作,争取地方上的头目与人民一道共赴国难。当时附近县、乡的志士和一些国民党村长,如百色县中华乡的李春荣、保宁乡的覃红少、坡洪乡的包堂丰和洞靖乡雪平村村长谭玉山等,都是经过党支部党员做思想工作后转变过来的,后来不少人成为抗日的骨干。谭玉山任村长时,因为办事为村民着想,受到乡政府的责难,想参加抗日救国行列,又怕被国民党问罪,思想顾虑重重。经党支部做思想转化工作后,他表现积极,忠于革命,白天不便行动,晚上就摸黑爬山涉水到附近各村屯宣传抗日,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救国会,较好地完成党支部交办的任务。后来,他辞去村长职务,宣布与国民党政府脱离关系,带着他的儿子一同参加共产党组织的抗日义勇军。儿子在抗日前线牺牲后,他化悲痛为力量,决心奋战到底。在艰苦卓绝的8年抗战中,他身经百战,出生入死;日本投降后又马不停蹄地投入解放战争。全国解放后,他回家安度晚年。然而,中共田阳支部的抗日宣传组织活动,范围仅限在南部山区的一些农村,对象大多是乡村中上层人物及一些绿林头头,内容只限于建立抗日武装队伍,没有深入群众做扎扎实实的宣传发动工作。因此,193712月,党支部成员与抗日武装队伍离开南部山区赴田州改编后,党在南部山区的宣传活动立刻停止,群众的情绪回复原样,田阳县的革命斗争也随之中断了好几年。